雷安=瑞金>嘉金>雷卡。
金中心。安雷不吃,不吃。

想来还是说明一下。
全职黄少天中心。
不吃叶/喻/周/王→黄以外的关于这四攻的cp。乖巧.jpg

(青般)闻说。

开春时,树上空置许久的鸟居再次迎回了往前的住客,叽叽喳喳的叫声四处皆有,归鸟一群一群的停在这边花还未开的树枝上,算算时间,这年回暖的早了,樱树被这逐渐暖和的温度小小的欺骗了下,抽了粉嫩的枝叶花蕾出来,在风中摇晃这轻声低语着。

被鸟儿蹭落的半开花苞飘悠悠的停在般若鼻尖上,他在睡梦中皱了皱眉,随即打了喷嚏,呢喃着睁开眼瞧了瞧四周,在树枝上坐起来伸了个懒腰。

他做了个梦,梦里一个僧人站在寺门前,手持扫帚静静的扫着厚厚的积雪。

这不失为一个好梦,尽管他做这个梦已经许久了。

般若挥挥手驱走了停在他肩上探头探脑的小鸟,再次打了个喷嚏。

春寒料峭。

虽然他没见过哪个妖怪会如人类般染上风寒,般若自...

雷:安迷修你真的有把我当你的训练师吗?
安:没有,放开我,快滚。

画了伞爹的宠物小精灵pa!(虽然潦草的要死💦💦
不要脸的圈 @不思雷安,思卡 …。于是等着随缘(靠
溜了溜了。

不想写...只想着吃粮(……)

(雷安)你真的是个恶魔吗(2)

“先不说这个,地狱的恶魔。”

“准备好为我服务了吗。”

雷狮说出那句话后他看见安迷修的眼皮明显的跳了跳,显然这位绅士不是很能接受这个词。不过也确实——一个有自主意识并且可以想很多的恶魔终究是和其他人的类似于养宠物的使魔是不一样的。

但既然看见安迷修这个样子,那雷狮兴致就高起来了。

“服务…?”

“没什么不对的地方。”雷狮转身推开密室的门,他扭头对着站在原处的安迷修昂首眯着眼,外边橘暖黄色的灯光给他的面颊拢上一层阴影。“哦,我的恶魔先生,契约不是你不是知道了一切?魔法师的使魔当然要服从契约者的命令。”

安迷修仔细琢磨了下雷狮的话,觉得歧义实在是有点多…但从他知道的讯息上又好像真的没什...

(雷安)你真的是个恶魔吗。

传说那是一种美丽而危险的生物。

他们于地狱深处的岩浆中诞生,血腥给予洗礼,黑暗覆在肩上,他们的主为其创造姣好的面容,用以蛊惑人们往下落去。

血色的眼眸,漆黑的翅膀是标志。

他们包揽世间的恶。

他们与上帝背道而驰。

...

雷狮用力关上这本书,也许和故事一样久远历史的封书壳发出不堪重负的声响,然后丛生裂痕。

骗鬼的东西。

他啐了一口,继而盯着面前从魔法阵里出现的某种人型生物再次陷入沉思。

让我们回到十五分钟前。

这天里魔法师世家背负希望与骄傲的三子,雷狮,终于到了成年的那一刻,他有权使用仓库里所有的器物和材料,去召唤属于他的使魔。

而本人从小就因为古书上所描...

文州生日快乐啊,我还是先占个再说....

谁能跟我说说,鹊鹊的裤子,和胖次。……
有点迷茫

原本想好的构图被我吃了,哭。
2p就是个杂
私心cptag

我不能说些什么,只是有点想哭。p

想提笔画画没有手,想奋笔疾书没有脑。
难过,假装没有画在书上

1 / 4

© 折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