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瑞金>嘉金>雷卡。
金中心。安雷不吃,不吃。

想来还是说明一下。
全职黄少天中心。
不吃叶/喻/周/王→黄以外的关于这四攻的cp。乖巧.jpg

不想写...只想着吃粮(……)

(雷安)你真的是个恶魔吗(2)

“先不说这个,地狱的恶魔。”

“准备好为我服务了吗。”

雷狮说出那句话后他看见安迷修的眼皮明显的跳了跳,显然这位绅士不是很能接受这个词。不过也确实——一个有自主意识并且可以想很多的恶魔终究是和其他人的类似于养宠物的使魔是不一样的。

但既然看见安迷修这个样子,那雷狮兴致就高起来了。

“服务…?”

“没什么不对的地方。”雷狮转身推开密室的门,他扭头对着站在原处的安迷修昂首眯着眼,外边橘暖黄色的灯光给他的面颊拢上一层阴影。“哦,我的恶魔先生,契约不是你不是知道了一切?魔法师的使魔当然要服从契约者的命令。”

安迷修仔细琢磨了下雷狮的话,觉得歧义实在是有点多…但从他知道的讯息上又好像真的没什...

(雷安)你真的是个恶魔吗。

传说那是一种美丽而危险的生物。

他们于地狱深处的岩浆中诞生,血腥给予洗礼,黑暗覆在肩上,他们的主为其创造姣好的面容,用以蛊惑人们往下落去。

血色的眼眸,漆黑的翅膀是标志。

他们包揽世间的恶。

他们与上帝背道而驰。

...

雷狮用力关上这本书,也许和故事一样久远历史的封书壳发出不堪重负的声响,然后丛生裂痕。

骗鬼的东西。

他啐了一口,继而盯着面前从魔法阵里出现的某种人型生物再次陷入沉思。

让我们回到十五分钟前。

这天里魔法师世家背负希望与骄傲的三子,雷狮,终于到了成年的那一刻,他有权使用仓库里所有的器物和材料,去召唤属于他的使魔。

而本人从小就因为古书上所描...

文州生日快乐啊,我还是先占个再说....

谁能跟我说说,鹊鹊的裤子,和胖次。……
有点迷茫

原本想好的构图被我吃了,哭。
2p就是个杂
私心cptag

我不能说些什么,只是有点想哭。p

想提笔画画没有手,想奋笔疾书没有脑。
难过,假装没有画在书上

[叶黄]一见钟情

名字随手。
证明我还活着。

吧台的酒保说今个换了个主唱,是个怎样的人暂且不提,叶修刚被人推搡着沾了点酒,脑袋迷糊着觉得台子光太亮,眯起眼睛就远离了聊的正开心的酒保和女孩子们。

他找了个没人的暗地方,靠在沙发上就瘫成废人,捞了根烟点上就听见音乐声响了起来。

“看!他上来了!”

谁上来了不都一样,唱的好一点,长的好看的上去一样能控住场,是谁其实没有太重要,叶修抬起了头。

有个人影走上了唱台,叶修透着吐出的烟把人看的不真不切飘飘渺渺,他伸手扇了扇眼前的空气,好像可以把人看的更清楚一样睁大眼睛。

“you never know care。”

是个好嗓子,不仅捕捉女孩的少女心,还吸引男人的目...

[宪深]我家有喵初长成

我其实是all尹深来着,深深怎么这么可爱!我好爱他!
私设居多。
你们不觉得宪行挺像猫的?

自从那次兔子事件后,尹深就再也没提过要养什么小动物,路过宠物店路过庙会的兔子摊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梵允诺也没有说什么,也全当尹深对毛绒动物的爱降了温。

直到某一天。

囤积的零食就快吃完,尹深翻了翻冰箱没找到喜欢的布丁,最后还是决定跑到不远处的便利店扫荡,谁知他走出去没过太久就下去了雨,哗啦啦的从天上倾下来,流莲擦了擦窗户上的雾气,勉勉强强能看见玻璃外的街景,没有尹深匆匆跑回来的身影。

“喂…我说,尹深出去的时候没带伞吧?”

“那个白痴总会在店里买一把的。”

“那什么允诺,你确定……?”

事实...

1 / 4

© 说书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