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瑞金>嘉金>雷卡。
金中心。安雷不吃,不吃。

想来还是说明一下。
全职黄少天中心。
不吃叶/喻/周/王→黄以外的关于这四攻的cp。乖巧.jpg

(雷安)你真的是个恶魔吗。

传说那是一种美丽而危险的生物。

他们于地狱深处的岩浆中诞生,血腥给予洗礼,黑暗覆在肩上,他们的主为其创造姣好的面容,用以蛊惑人们往下落去。

血色的眼眸,漆黑的翅膀是标志。

他们包揽世间的恶。

他们与上帝背道而驰。




...


雷狮用力关上这本书,也许和故事一样久远历史的封书壳发出不堪重负的声响,然后丛生裂痕。

骗鬼的东西。

他啐了一口,继而盯着面前从魔法阵里出现的某种人型生物再次陷入沉思。

让我们回到十五分钟前。

这天里魔法师世家背负希望与骄傲的三子,雷狮,终于到了成年的那一刻,他有权使用仓库里所有的器物和材料,去召唤属于他的使魔。

而本人从小就因为古书上所描写的地狱使者洗刷了内心,其余供给参考的魔物都被兴奋不已的雷狮通通否决。

然后他翻开了魔法书。

决定召唤恶魔。




就那种存于书上的东西当然不好得,单是召唤用的魔法阵就繁复难搞,雷狮几乎要把前夜熬制的一桶魔法颜料用光才画完。骷髅头,蜥蜴干,蝙蝠翅膀……他数着献祭的物品,然后将这些东西全部摆在中央,年轻的魔法师深吸了口气,继而抬手在面前画了个圈,闭上了眼睛。

奇妙的咒语自他口中吟唱而出,极长的一串,还好他背得下…虽然在看到写满一整面的咒文时非常想骂人。

在最后一个音节宣告落幕时,雷狮睁开了双眼。



“苏醒吧,就此宣誓臣服于我。”


魔法阵忽的迸发出强烈的白光。



他看见有东西出现在光芒中,自强光消散后缓缓显出人形。

半晌后雷狮心里的激动消下去大半,他开口就是一句,非常不礼貌的。

“喂,你这家伙真是个恶魔吗?”

而对方,那个被他召唤出的人,收起了错愕的表情,继而笃定的点头回应着。

于是雷狮迅速的转身在一堆杂物中翻出了他的启蒙书,再次阅读了一遍后内心波动不已,甚至想把那个恶魔塞回法阵重新召唤一次,他决定换个普通点的战斗坐骑,不知道可不可以。

不过看来不行。

可他从来不是那种选择接受的性格。




“你叫什么。”

雷狮搬了个椅子坐下,眼前那个恶魔在他翻找东西和沉思的时间里走出了魔法阵,打量了这个密室,并且还挑了本感兴趣的书翻了几页,看起来很适应新环境。

那人合上书本,面向雷狮微颔首弯腰。

“我叫安迷修。”

非常的彬彬有礼。

“好的,安迷修,你真的是个恶魔吗。” 雷狮再次发出了疑问,在这短暂时间里的第二个同样的问题,在忽视安迷修头顶的犄角和背后的翅膀为前提——他阖眸打量着安迷修,略有反翘的棕色头发,干净整洁的白衬衫,西裤。

和一双翠绿的眼睛,可以说如同毫无杂质的宝石,很难想象恶魔会拥有这样一双纯净的眸子。

过激背德的魔物?算了吧,那人看起来就像个从舞会上走出来的绅士,而雷狮恰巧不喜欢这一类人。

“我确实是一个恶魔,呃…如果您不介意我喊你雷狮先生。”

“请问我在哪不符合您对恶魔的认知了?”

安迷修瞅着雷狮脸上的表情变化,再加上反复的问题,终于察觉出了什么。

“你还知道我叫什么?”

“当然。”安迷修这时举起手来,他的手…准确来说是无名指上出现了闪电样的黑色印记,并且还有一圈复杂的花体英字,像是套上了指环。“契约成立后我将知晓契约者的一切,姓名,年龄,家世…”

“停,停。”雷狮打断了安迷修的话,他不想再听人继续复述下去了,一切是指什么?他只感觉连老底都要给人全部摸完了去。“如果你真是个恶魔的话——”

“那你的犄角为什么不是红色,或者说不是那种弯到耳朵后面去的大家伙。”

他抬手指上安迷修的头顶,接着又望向人背后一对翅膀,那黑色的蝙蝠翼扑扇了几下。

“就那小翅膀,能飞?” 话语中带着明显的嗤笑,雷狮顿了顿,继而抛出最后一个问题。

“还有你的眼睛。”

被提问的当事人面上丝毫不见怒意,他组织了下语言,然后开口回答。

“红色是魅魔,大家伙…我想您指的是魔王。”

“血族才是真正蝙蝠的化身,他们用翅膀飞行,而恶魔依靠魔法。”

“眼睛…。” 现在该轮到安迷修嗤笑了,他望了望雷狮,雷狮仿佛要从他眼里读出愚蠢的人类这几个字来。

“平常情况下恶魔并不露出那种模样,在人间会引起混乱,而我也不想让人感到恐慌——尤其是美丽的小姐。”

然后他又再加了一句。

“请问您看到的是哪部中古世纪的小说?”




我可去你的。

还未从从小建立的世界观遭受冲击中回复过来的雷狮又被人有意无意的嘲讽回来,他扯起唇角露出个别扭的疑似微笑的微笑,然后对安迷修表示欢迎。




“先不说这个,地狱的恶魔。”


“准备好为我服务了吗。”




tbc。
安哥:没准备好,快滚。

太久没写东西了我来先来试个水....。

对lof最心痛的地方是排版。哭哭啼啼

评论(8)
热度(182)

© 说书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