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瑞金>嘉金>雷卡。
金中心。安雷不吃,不吃。

想来还是说明一下。
全职黄少天中心。
不吃叶/喻/周/王→黄以外的关于这四攻的cp。乖巧.jpg

[叶黄]狐惑(一)

改得和前篇试读压根不一样x
我对自己的懒癌也是服气[nigun],只是个没有用的小章节
加了空格的缘故是为了让你们看的更舒服也是我的强迫症(其实只是为了让这一章看起来更多一点)☜你还是闭嘴吧






冥山有白狐,其足踏荧,其人称惑。 

荧荧火光,离离乱惑。 

传言惑食人心,噬人骨,只凭一口吞万物。且冥山终年云雾缭绕,除采药人会进入其内外,无人敢踏足,惑狐的传言也就不了了之。 
         狐惑.序。 

01:荧惑 

    九冥而生,吸取天地灵气而成就半仙半妖之狐,遭劫后若未挺过,必定堕入妖道. 
                  
                                                            ——玄妖录 

    传说盘古开天地造万物,有树,动物,后女娲用灵泉之水混浊黄土造出人类。

    却不知妖怪从何而来。

    这片大地遍布妖怪的足迹,有些地方人们与其和平共处视如挚友,有些地方却战火滔天疾之如仇。好在人与妖的关系在几百千年的沉淀下变得不那么复杂,你在世间烟尘中快活,我便可在桃源中静谧,但许久前成立的除妖师一职却保留了下来,有时有小妖误入人间,若是把妖气收敛了不做恶事,到也不会招来杀身之祸。但换了个地界又是不一样的事情了,人们误打误撞见到妖怪后总会被吓得逃之夭夭,回到家中后将遇妖的事情添油加醋的一说,没过多久整条村的人都知道那边山上是有多可怕了,把原本好好的清净地愣是说成了地狱一般,南边的冥山,就是个活脱脱的例子。

    不过确实的是冥山上精怪比其他地方多了不少,不知是因为上天眷顾还是有些什么奇珍异宝,越往深处走就越能看到些不平常的东西,不过好在这些修炼成精的动物或者植物不会跑下山来,傍着这灵气围绕的冥山,魏姓的除妖师把「只降恶妖不捉好妖」的大字幅条啪的贴在门上,蓝雨道观就这么修建了起来。

    每年上来求师的孩子不在少数,精挑细选下来的孩童被教授除妖的法术,大多数人只是希望自己的孩子能在这个妖怪横行的世界保全自己而不是能杀尽妖怪干一番大事业。也会有不知名人士会把几月的婴儿送进道观,大抵是自己没能力养活也不忍心任他自生自灭。

    叶修就是一个例子,也不算是。

    山脚下是个镇子,不大不小却很热闹,虽说有魏琛的庇护,但人们对于冥山的猜论也从来没有少过。什么雾一般的怪物啦,湖边会拖人入地狱的水鬼啦。

    倒也奇怪的是,那些怪物从不入到镇子上,不像是怕了除妖师,而是是有人管制着这片山域一样。

    就像是有人保护着他一样。叶修麻利的爬上树,靠在枝干上调整了个舒服的姿势随后掏出个玉佩来。通体血红的料子,正中央却是湖蓝,暗雕刻着一个天字。

    魏琛平时教那些孩子法术,他只看了一遍便可以牢牢记住甚至立马习得精窍,就好像这些东西老早就印在他身体里了一般。他见魏老并没有想要教他的意思,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还是知道一些事,不过叶修也没管太多,自己去找了些图本法术什么的揣摩,半年下来也比道观里的其他小童好的多。不过是归看了,孩子的玩乐毕竟是骨血里的天性,叶修盯上了冥山并且付出了实际行动,时不时还能找到妖怪图集上的人参精啊湖心水妖啊什么的。

    某天玩的有点过头,不知不觉的到了一个洞口,走进一看发现条灰毫狼崽正窝着打盹,还没掉头走人呢就听见背后的呼吸声,叶修转过头,看见了有他一两个人叠起来那么高的,成年灰毫狼,叶修望了望里面的崽,想着完了,还是刚生过孩子的母狼,战力这个高的啊,装死是只对熊起作用的招式吗?叶修看着走近的母狼心想大姐我真没想抱你家孩子,结果那条狼嗅了嗅他腰间的玉佩抬起爪子安然的拍了拍傻眼的叶修。

    也是在那个时候叶修才发现这魏琛口中所谓的保佑自己平安的东西,应该还有些其他秘密。

    正午,

    夏末秋初的季节,阳光并不刺眼,倒是个睡觉的好时节,叶修采完药后就爬树上睡了,迷迷糊糊的醒来后,眼前依旧是树叶遮挡后明灭的光影,和以往没什么不同。

    然而没等他伸个懒腰什么的,只听得耳边是呼呼的风声,然后从上边砸下来一个约莫十七八岁的男子,连带着树上的果子一同摔他身上,两人大眼瞪小眼的对视不到几秒。

    于是树枝不堪重负,光荣折断,两个人又啪叽一下摔至地面,叶修被压到地面之前翻了个白眼,想着真是祸不单行。

    “还好不高早知道就不跟那石头精吹嘘了——诶,你没事吧?”

    那人爬起蹲在叶修旁边,戳了叶修的脸确认他是不是被自己压了个半死。

    然而叶修睁了下眼又闭上,然后又睁开接受事实。

    他眼前的这个男人,头顶是一对白色的狐狸耳朵,身后是九条晃晃悠悠的尾巴。

    荧惑。

    然后才想起来冥山的九尾狐传闻,平时就当故事听了,没想到今天就砸他头上了。

    “我确实是荧惑,不过..。”

    狐狸把挺尸样的叶修从地上拉起来,站直后一脸愉悦比划了身高,让叶·12岁·修感受到了身高和年龄差上的不公平然后很自然的像长辈似得伸手揉乱他的头发。

    “黄少天。”

    那人将散落在地的浆果拾起捧在怀里,望着叶修。“叫我黄少天。”

    风从身边走过的时候是静悄悄的。

    自称黄少天的九尾狐被风扬乱了眼角,褐色的瞳眸弯成一道弧线,叶修张口喊了声黄少天,莫名的觉得十分怀念。

    “嗯,好久不见。”

    黄少天如是说道。

   

评论(4)
热度(21)

© 说书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