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瑞金>嘉金>雷卡。
金中心。安雷不吃,不吃。

想来还是说明一下。
全职黄少天中心。
不吃叶/喻/周/王→黄以外的关于这四攻的cp。乖巧.jpg

无题

    那年1937,战乱。

    他是在南京的废墟看见她的,发鬓被风吹得松散低垂至肩的女人手里抱着个安静的乳孩。

    一个美军上尉,本是应该待在租界或是乘着飞机越过太平洋回到自己的祖国去与上将们参讨政事,现在时局动荡,德国蠢蠢欲动,日本攻进中国时美方也早就不管事了。

    所以他不应该到这个地方闲逛。

    男人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军衔,鎏金的底子突出的方正字体无一不在昭示着他隶属于这片国土的敌对国家。

    不应该。

    死了近三十万人的地方徘徊着太多的亡灵。从乌云中透出的阳光并不意味着这片土地的曙光到来,他仰起头对着天空比划十字,中国人信仰佛教,这么做显得多余,但是他还是祷告了上帝祈求了无辜死亡的人们在地底能够安息。

    然后他就看见了那个跪立在焦土上的女人。

    家中训诫严厉,尤其是一条军人不能对其他无关紧要的东西有所慈悲。他不好战,用中国人的话来讲也许他更愿意在家里摆弄花草,听听翠鸟的叫声也是愉悦。

    不应该。

    女人不知道在哪里多久了,风吹得破窗户吱吱呀呀的响,拉扯下窗纸拍在她身上。

    冷吗。
   
     军人看到女人动了动,把怀中的婴孩搂的更紧了些,孩子也是动了动,随后不安分的哭了起来。

    不应该。

    他眯起眼睛望着东方既升的鱼肚白。

    最终他还是小跑过去,却在即将靠近她的时候慢下脚步。

    女人在这时猛的抬起头来,伸出一只手抓住了他的衣角,失焦的眼神让他没办法辨认她是否是看着自己的。

    又或者她是把目光投向了阳光。

    “拜托你,救救他。”

    只说了一句话,她沙哑的喉咙里发出的声音像是寒冬中乌鸦飞过天空后发出的啼叫。

    只说了一句话,她直着腰板倒下昏迷在染血的黄土上,黑发旁边有一束刚出土的嫩甘草。

    他见过许多人对自己说

    [求求你,放过我]

    所以她一张一合的嘴唇所体现的词语绝没有说过求,军人慢慢的蹲下身,看着这个即使是如此也没有弯过腰的女子。

    到底是铮铮一副傲骨子,刻在了她的血脉里。

    他仔细辨认着女人口中的话语,又看了看停下哭泣望着男人眨巴眼睛的孩子,似乎明白了她说的是什么。

    “ok,不拒绝女士请求是礼貌的行为。”

    他抱起了她那个女子,包括安静下来的孩童。

   

评论
热度(3)

© 说书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