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瑞金>嘉金>雷卡。
金中心。安雷不吃,不吃。

想来还是说明一下。
全职黄少天中心。
不吃叶/喻/周/王→黄以外的关于这四攻的cp。乖巧.jpg

[一カラ]扑蝶

哦——我又开了新坑。哭
我不说我画了很长时间才把tag打出来x



开始从未想过他们之间除了兄弟外还可以有这一层关系。

情人?

一松看着怀里的姜黄色奶猫伸了爪子去够从他身边经过的蝴蝶,松开了臂弯让小家伙得以跃出。口袋里的烟还剩最后一根,一松拿了出来,愣了晌捂住口嗅了烟味是否太浓郁。

不对。

咔哒一声打火机上头出现了小撺火焰,汽油嗤嗤的燃烧。

床|伴一词更为合适。

蝴蝶跌跌撞撞的扑进刚吐出的灰色烟雾中,一松咽下口水,除苦涩别无他味。



1.
“嗯...哈啊...”

想来他们家性别分化的也是挺晚的,直到成年六个人才陆陆续续显现第二性征,一直没有变化的空松被认定是beta而留在了家里,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怎地,总之命运总是喜欢跟人开个小玩笑。

各种奇怪的思想涌入脑海,全身瘫软,下身的黏腻。

就算从来没对这些事做太多了解的空松也知道这是omega发情的征兆,习惯了房间里气味的他差点没被自己身上爆发出的花香熏到晕,明明是油桐花很清淡的味道,可偏偏就像可以挤出糖水一样。

柜子里好像有椴松留下来的omega除味剂,空松努力撑起身子爬过去,没半路还是趴下蜷缩起来,溢出口的呻吟激发了羞耻心,空松咬住嘴唇直至牙印深深浅浅的在唇上各处。

而一松就是这个时候进来的。

时机凑巧,阳光正好。

但是这不能被当成理由。

虽然一切显得很合理,能忍住一个刚发情的omega的信息素的诱惑那就差不多可以说你性冷淡了,但是对方是自己的亲兄弟,光是道德方面就已经可以让人唾弃他好久好久了,更别说他等同于乘人之危。

做了就是做了,他没法否认。

一松吻上空松的唇,迫切的,像是他很久之前就渴望这个人一样,不过也是的确。

他曾多次想过与空松交缠,在大家睡着的夜晚静静看着家中次男的睡颜,想着其他不能说出口的梦,这个人的喘息,泪眼,被热气熏腾而染上绯色的皮肤,想看着他,在自己身下。

而现在,他在为哥哥是个O窃喜着,然后发觉自己的想法在心里狠狠抽了个嘴巴。

那是他的哥哥。

他一边这样明白事理,一边算是发了疯的在空松身上留下一个个红色的小印记,他发现自己已经控制不住了,顺着alpha的本能假装理智不清的褪去空松被汗水打湿的蓝色连帽衫,乳首在空气中挺立,一松探下去含住轻轻啃咬直到那红樱变得润泽才离去。

空松呻,吟声细细碎碎的传进他的耳朵,一松感觉下身硬的发疼,神经也。

让什么伦理都去见鬼吧,我想拥有他。

一松压在了空松身上,把他哥哥禁锢在怀里,吻去了人眼角半分惊恐半分羞耻的泪水。

tbc

评论
热度(27)

© 说书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