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瑞金>嘉金>雷卡。
金中心。安雷不吃,不吃。

想来还是说明一下。
全职黄少天中心。
不吃叶/喻/周/王→黄以外的关于这四攻的cp。乖巧.jpg

[叶黄]你看起来就很好撩(2)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能有个续篇,依旧是短打
其实和前篇没有任何关系
ooc是肯定的,你看我的眯眯眼。







宴会上酒味浓重,女人的香水丝丝萦绕着,合着渐暗下来的灯光渲染出暧昧的气氛,音乐声响起的那刻,黄少天捋正了歪去一边的假发刘海,再次瞧了眼还在和浓妆艳抹的女人交谈的胖子——他今晚的人物对象。

假发是特意戴的,黑色偏长,低下头看不见脸,为了伪装,黄少天甚至找人画了个淡妆,蓝雨的优质奶妈给他眼角抹了道红,黄少天拿着镜子端详了下,感觉这显得更加基佬了,徐景熙抬头看着天花板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几秒后被灯光照成傻比再次低下头接收黄少天的目光。

虽然他蓝雨接的大多都是暗杀的活,等宴会结束再解决也并非不可,但这次的金主要的是闹大点,虽然就是个烟酒臭的地方,保安工作倒是不错,他蓝雨可没有给自己招风头引片警的意思,黄少天理了理衣服,走向了那个人。

那个油光满面的胖子。

黄少天翻了个白眼,就不能换个至少能看的,说好听点是弥勒佛,说白就是肥猪流啊。为了组织,行,他黄少天忍了。

音乐舒缓,灯光还暗,目标离得越来越近,黄少天手伸上了别在腰后的短匕首。

“别动。”

黄少天抬起头,一张笑着的脸映入他眼帘。

嘈。

叶修离开嘉世的时候全身家当都丢在那了,一句话都没有留下来,走的潇潇洒洒,黄少天私底下问过苏沐橙,也自己去找过,但那个人就像隐入了人群中,或者说消失在了冬天寒冷的街头。

没了叶修,他们接任务做事情也轻松了很多,黄少天在别人面前大大咧咧的咒叶修走了多好永远都不要回来了,但是人一联系他,就啥都不想的过去了,也是个竖旗的好手。

从那后他们有多久没见了?

忘了,反正,现在见到了,黄少天翻了今晚上的第二个白眼。

叶修按住了黄少天拿刀的手腕,把抽出的匕首又给塞了回去,黄少天今晚上穿着西装外套,叶修的手又伸到他腰后,被衣服一挡,看起来就像搂住了黄少天的腰。

“我怎么就不能动啊?”黄少天凑近了叶修,压低了声音,“怎么,今天这人物你也要杀,先到先得,叶神你讲规矩,自己下不了手不要来阻止我啊。”

人的吐息像羽毛一样撩拨着他,叶修也低了头去靠近了黄少天,盯着他的眼睛。“兴欣接杂活,今个正好被你目标雇来保护他人身安全。”

叶修挑了眉毛,“要在你任务那一栏打上个叉。”

“我就是今天这安防工作挺密的,不错嘛叶保安,不过后面那句话你想都不要想。”黄少天松开了握住刀柄的手,刚觉这人放了力度,打算垂下手放松时又被叶修抓了个正着,叶修一脸狐狸样,笑得賊兮兮的,在黄少天看来。

音乐变了调子,黄少天眼睁睁看着那胖子拉着一姑娘的手去其他地方蹦哒了,转过头对着叶修呲牙示威。

“少天大大赏脸跳一曲?”

黄少天任由叶修接近他的颈恻,温热的气息扫过他的脸颊,他挑衅似的笑了,“何止跳一曲?”

这句话其实是有点歧义的,黄少天说完他就有点这么觉得。

跳完一舞之后他们是在继续下去呢,还是来干点其他事呢?

叶修显然选择了后者。

他带着黄少天绕着绕着绕去了角落,反正周围都在你侬我侬,也没人会注意到他们两个做了些什么。

叶修咬上了黄少天的嘴唇,秋末冬初的时候黄少天的嘴唇经常干裂起皮,叶修尝到了柠檬混着茶叶的清新气味。

那不能算是一个吻

准确来说,野兽的撕咬说不定更适合。

黄少天有虎牙,叶修撬开他牙齿伸进来的舌尖被他咬了一口,直接见了红,叶修也没说什么,伸手就在黄少天腰上掐了一把,他们交换着彼此的津液,气息,黄少天觉得这人和从前没什么两样,到头来说变了这么多,还是苦涩的烟草味。

拆骨入腹。

黄少天反而被这样粗暴的吻技挑起了兴致,许久没有触碰的两人不懂得什么叫节制,也不需要节制。

所以叶修在看着嘴角还残留着刚开始被他咬破流出的殷红,眼睛里流转雾气的黄少天,小小的笑出了声。

他背后立着把匕首,往后一退就能刺破他的衬衫,划开他的皮肉,直扎心脏。

就算许久不见,妖刀还是那个妖刀,黄少天还是那个黄少天。

还是能在他放松警惕的时候,反手就来上一招。

黄少天舔去了血迹,咧嘴笑着,他凑上去咬上嘞叶修的喉结,用牙齿轻轻的磨,再用舌头舔过吮吸,点下印子。

原来刚刚的偷袭只是个开胃小菜,这才是真正的放大招。

“叶修大大,继不继续了?”






于是这就没啦,我也是越来越短小了。
_(:з」∠)_

评论
热度(30)

© 说书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