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瑞金>嘉金>雷卡。
金中心。安雷不吃,不吃。

想来还是说明一下。
全职黄少天中心。
不吃叶/喻/周/王→黄以外的关于这四攻的cp。乖巧.jpg

[叶黄]一见钟情

名字随手。
证明我还活着。


吧台的酒保说今个换了个主唱,是个怎样的人暂且不提,叶修刚被人推搡着沾了点酒,脑袋迷糊着觉得台子光太亮,眯起眼睛就远离了聊的正开心的酒保和女孩子们。

他找了个没人的暗地方,靠在沙发上就瘫成废人,捞了根烟点上就听见音乐声响了起来。

“看!他上来了!”

谁上来了不都一样,唱的好一点,长的好看的上去一样能控住场,是谁其实没有太重要,叶修抬起了头。

有个人影走上了唱台,叶修透着吐出的烟把人看的不真不切飘飘渺渺,他伸手扇了扇眼前的空气,好像可以把人看的更清楚一样睁大眼睛。


“you never know care。”

是个好嗓子,不仅捕捉女孩的少女心,还吸引男人的目光,上台的黒衬衫小哥扣子解开到第二颗,锁骨全部暴露在人的视线内,握住杆子的手带着手套,从袖口隐隐约约露出的一小截绝对领域也没有让人失望。

“we only care about   love。”

偏黄的发色是挑染过的,那人偏头时能看见更下一层的头发是柔软的黑色。

“that is right。”

低音炮是撩倒一片人的最强武器,更不要说那一句后面有意无意的哼声。

正巧叶修找的位置很适合观赏舞台,他的视力也不低,天时地利人和,他甚至能看见唱歌的人脖子上挂着的吊坠随着人的动作左右摇晃,承着光折射出亮晶晶的质感。

这首歌是粤语歌,叶修听得周围的人说白话说了挺久,多少也能听明白大半。


那个人仰起头眯着眼对台子底下送了个飘飘忽忽的眼神,叶修把手里的烟碾灭在烟灰缸里,勾着嘴角笑了。

要死。

他就是来酒吧玩了下,结果被人一击必杀。

在这种地方要找个钟意的既简单又困难,毕竟这里什么人都有,来了几回这里都是些让人把钱往身上砸的货色这么说吧,那人表现出来的气质就和外面那些妖艳贱货不一样,他就像,就像个发光体,散着暖洋洋的光,叶修想了想,不晓得他听见这个形容词会是怎样的反应。

叶修伸手把刘海往上捋,台子上的人穿着的小高跟往玻璃上哒的一踩 。

“爱上我最刺激吗?”

真刺激。


叶修迷迷糊糊的想,然后他闭上眼睛睡了过去。







然后酒吧打烊服务生把叶修丢了出去故事完,呸。







“醒醒,醒醒,你睡了好久了身上没酒气你没喝酒怎么睡得这么沉。”

“喂,我跟你说哦你再不醒我就要把你从这里丢出去了你想在大街上睡一晚上吗?起来起来睡你麻痹起来嗨啊!”

……

叶修被身边喋喋不休的人吵得睡不下去,呢喃几声顺手把靠近自己的人当枕头揽了过去,蹭了蹭想起来家里似乎没这么大号的抱枕。

而且手感好像不太对。

他睁开了眼睛。

被他抱着的人对他眨眨眼睛,是之前在台上唱歌的帅小哥。



“你醒啦。”


特别清醒。

叶修看着想顺势点点头。







也许会有后续的可能,但是高中学业忙,对不起大家。

评论
热度(23)

© 说书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