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瑞金>嘉金>雷卡。
金中心。安雷不吃,不吃。

想来还是说明一下。
全职黄少天中心。
不吃叶/喻/周/王→黄以外的关于这四攻的cp。乖巧.jpg

[叶黄]一见钟情

名字随手。
证明我还活着。

吧台的酒保说今个换了个主唱,是个怎样的人暂且不提,叶修刚被人推搡着沾了点酒,脑袋迷糊着觉得台子光太亮,眯起眼睛就远离了聊的正开心的酒保和女孩子们。

他找了个没人的暗地方,靠在沙发上就瘫成废人,捞了根烟点上就听见音乐声响了起来。

“看!他上来了!”

谁上来了不都一样,唱的好一点,长的好看的上去一样能控住场,是谁其实没有太重要,叶修抬起了头。

有个人影走上了唱台,叶修透着吐出的烟把人看的不真不切飘飘渺渺,他伸手扇了扇眼前的空气,好像可以把人看的更清楚一样睁大眼睛。

“you never know care。”

是个好嗓子,不仅捕捉女孩的少女心,还吸引男人的目...

[叶黄]你喜欢吗

一个傻逼写的撒比故事。
看着多其实毛都没有,失踪人口回归并没有人理

二次元是个坑,cosplay有毒。

每次黄少天在拿起快递包装里的衣服后,这句话在他脑子里转了不下百八十遍。

想当年他还在网游区乱转,虽然现在还是在网游没有脱坑——那一群同学朋友迷上了展子上的萌妹子,网游宅,动漫宅,说出去都是一个样,可关键是还是黄少天表现的对妹子不感兴趣的样子,你说你一个十六岁好儿郎,长的不错也有身高,各方条件不缺,这就让人有点怀疑了,本来只是身边几个损友开开玩笑,但损友损友,损字就在这时凸出了来,黄少天为了不让谣言持续散播,对着那些人竖了笔直的中指。

不就是坑,爸爸跳给你看。

谁知道跳的是个无底洞。...

[王黄]锦鲤抄

其实名字和和锦鲤抄这首歌没有关系。
先写一点自己想写的小片段,等考试完再补吧,治愈一下我饱受折磨心灵x

“大水淹了陈塘关啦,你怎就不许我到这来?”那尾锦鲤从荷叶下探出个半身来,霞色的尾一下一下拍着水面,不满的叫喊,男人挑了眉毛,也不顾湖水会否沾湿衣裳,在旁边蹲了下来,“这是我的湖,你原先是哪的鱼?”

“恩……在那山上头……昨个下这么大雨,一晃神就被冲了下来,不过这地方呆着挺舒服……”

鱼还在讲着,王杰希倒是没听他说多少,昨夜里是下了很大的雨,前些日子山下村名上来引流的时候似乎是把那地方给堵了口,水漫出来也应该,王杰希伸手把锦鲤藏身的荷叶撩了开来,“等会我把你送回去。”

“我要呆在这!”...

[叶黄]你看起来就很好撩(2)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这能有个续篇,依旧是短打
其实和前篇没有任何关系
ooc是肯定的,你看我的眯眯眼。

宴会上酒味浓重,女人的香水丝丝萦绕着,合着渐暗下来的灯光渲染出暧昧的气氛,音乐声响起的那刻,黄少天捋正了歪去一边的假发刘海,再次瞧了眼还在和浓妆艳抹的女人交谈的胖子——他今晚的人物对象。

假发是特意戴的,黑色偏长,低下头看不见脸,为了伪装,黄少天甚至找人画了个淡妆,蓝雨的优质奶妈给他眼角抹了道红,黄少天拿着镜子端详了下,感觉这显得更加基佬了,徐景熙抬头看着天花板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几秒后被灯光照成傻比再次低下头接收黄少天的目光。

虽然他蓝雨接的大多都是暗杀的活,等宴会结束再解决也并非不可,但这次

[叶黄]你看起来就很好撩

一个短打。
看了今天的社团表演那一群西装男生。苏的我一口血

要死。

叶修深沉的阴下脸,感觉一个头两个大。

所谓黑手党,一想就会和打斗,枪械,西服等一系列高大上的东西联系起来,可黄少天作为蓝雨的副手,第二把交椅,常常穿着连帽衫,夏天时候一条七分裤,嘻哈风的鞋子,鸭舌帽不压低,露出一双亮晶晶的眼睛,口袋里是各色的糖果,不说话时嘴里不是叼着真知棒就是在嚼口香糖,蓝雨的一众人都说自己曾经被欺骗过,他们都有在某些附近遇到过嘴上跑火车的黄少天,却完全没有认出来那就是蓝雨的大佬。

叶修曾揉了把黄少天的头发如是说到,你究竟是哪个学校偷溜出出来的高中生,那人反驳说这样很好伪装。

其实这样也挺好的,至少夏...

[周黄]逐阳(2)

没想到我还真的能写,感谢姑娘们,比个心(❁´`❁)
ooc严重。大哭
樱草花语是朋友
紫苑花我瞎扯的,意思是搭档。
水仙是尊敬。

7.
应该去道个歉解释一下。

这是周泽楷第一百次这么想。

黄少天和他对视良久,然后一句话都没说,拔腿就跑,拐进一个角落后就没了踪迹,独留周泽楷拿着花,尴尬的伸出另一只手,这里要是配乐应该是我伸出尔康手深情挽留,如果真的有这首歌的话。

周泽楷荡悠荡悠,回了酒店,找了江波涛。

找完之后他想,还不如不要找。

江波涛大致明白了事情后,他先是一脸滑稽的接受了他们家队长是个基,单身帅哥个个弯,这不奇怪,然后又立刻理解了为什么周泽楷会喜欢上黄少天,这就是话唠和话废的...

一个突发奇想的叶黄段子

黄少天在自习课上看了一篇故事笑成了傻逼。

叶修老师在讲台上,终于忍不住抬起头

“黄少天同学,你吃药了没有。”

“报告叶老师,没有!!”

他刚说完,然后一个东西嗒的掉到了他桌上,黄少天迅速的拿起来窝在手心里,其实他还没明白过来那是什么,周围的人都以为叶修丢了个粉笔下来。

“拿去吃”

叫他吃粉笔吗。

黄少天在一群人用好奇的目光中,小心翼翼避开别人的视线,摊开手。

里面是一颗用亮晶晶的糖纸包裹的水果糖。

[周黄]逐阳

把以前的试阅翻出来了[土下座]
 会努力写完的,姑娘们相信我x

     鱼肚白翻滚,酿出晖阳。

     金光自东方乍亮。

     抬头细流蜿蜒入眼眶,溅至掌心,交叠置于胸膛。

     期望阳光许于心房,辗转花海念念不忘。

                ...

[喻黄]如来之风

试试看我多久能一发完结。
答案是很多个逝去的星期[噫]

初三,少年的十五六岁是个张扬的年纪。

小毛头们刚送走中二的最后一天,中考的结束昭告着他们步入另一个阶层,笔下的试卷由空白逐渐被黑色字迹覆盖,铃声一响,白纸一摊,安静的教室与闹腾的走廊形成反差,广播把教导主任的声音悠远又悠远的拖长,宣布举行一场最后的篮球比赛来填补上一次体育节没有达成校篮两队争霸留下的遗憾。

挥洒青春吧,少年们,宋晓在多年以后的同学聚会上回忆着,李远在旁边附和一声,何止是挥洒,你看黄少那样简直是……啥来着,策马奔腾?

那明明就是万马狂奔,一路尸横遍野!

徐景熙你悠着点,注意措辞,黄少那是我们触不到境界的狂欢,啊一想起...

[叶黄]来处的信

我不知道我在写什么了过了这么久才发我也六x

给特等烟民叶修:

    展信佳。

    恩……。应该是这样的格式没有错的,不要怀疑啊绝对不是上网抄的毕竟在几年前我也是个成绩中等的好学生。

    看出来是本少了吧,这样都猜不出那就是友尽的节奏了啊。老叶你说你收到我的信惊不惊喜??感谢我就快点来跟我竞技场大战三百回合,老地方没密码,带密码麻烦,进来一个打一个,正好热热身,说不定能掉下装备带回去给我蓝溪阁的新手,不过说起来你磨磨唧唧的来是不是自带小怪先放我打想要消磨本剑圣,心脏,我才不吃这招。

 ...

1 / 2

© 折花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