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瑞金>嘉金>雷卡。
金中心。安雷不吃,不吃。

想来还是说明一下。
全职黄少天中心。
不吃叶/喻/周/王→黄以外的关于这四攻的cp。乖巧.jpg

[喻黄]如来之风

试试看我多久能一发完结。
答案是很多个逝去的星期[噫]




初三,少年的十五六岁是个张扬的年纪。

小毛头们刚送走中二的最后一天,中考的结束昭告着他们步入另一个阶层,笔下的试卷由空白逐渐被黑色字迹覆盖,铃声一响,白纸一摊,安静的教室与闹腾的走廊形成反差,广播把教导主任的声音悠远又悠远的拖长,宣布举行一场最后的篮球比赛来填补上一次体育节没有达成校篮两队争霸留下的遗憾。

挥洒青春吧,少年们,宋晓在多年以后的同学聚会上回忆着,李远在旁边附和一声,何止是挥洒,你看黄少那样简直是……啥来着,策马奔腾?

那明明就是万马狂奔,一路尸横遍野!

徐景熙你悠着点,注意措辞,黄少那是我们触不到境界的狂欢,啊一想起来就压力大。

……恩……。

诸如此类。

那也不怪他,黄少天这么想,场下妹子都喊着他名字呢,干啥不能乘机耍耍帅了。

他们这所中学男生占了大多数,虽然还没有到几个班才一个女生的地步,但对于情窦初开的小男生来说可挑选的还是有点少,这时候吸引女生注意就靠在了耍帅上,这也是黄少天加入篮球队的原因之一,当然,不承认是重点。

最后那场篮球赛上他可是出尽了风头,三分球连投,篮板也抢了几个,中场休息的时候还顺手转起了篮球,朝着对面的人投以灿烂的笑容,随后收获中指x5,啊不对,两只手应该是10。

喻文州算好了时间,从图书馆里出来的时候顺手买了一瓶某人喜欢的橘子味运动饮料,到达球场时看见那个人放下球就跑了过来。

黄少天有一双遗传自父母的深琥珀色眼睛,正巧他一路顺着阳光流泄而来的角度,眼角弯起的弧度承载一片辉芒。

就像宝石一样褶褶生辉,不止是他的眼睛,更是他这个人。

夏天的热浪来的如此汹涌,性子温和的喻文州有时候也会因为这个变得稍微有点烦躁,面对好友时从心里窜出来的奇怪想法他把这归结为气温的干扰。

喻文州看着人,一瞬间有些恍惚。

朝气的青春本该就该放手一搏。

他想,这应该不是时节的错。

那埋藏在心里的话似乎就要突破他许久以来设下的重重关卡。

喻文州张口,看见黄少天站在他面前,周遭嘈杂都推远,风吹得树枝摇曳,也扬乱少年的发稍。就像漫画中的经典戏码。

“少天———”


1.
“我叫黄少天,你叫什么?”

“喻文州。”

面前的小孩抱歉的对他眨巴眼,然后伸出手,喻文州笑了笑,把手放了上去,就这样认识了未来班里一霸的小家伙

这段开头不算奇妙,之后的故事更不算惊天动地,只是在刚开学哭声四响的幼儿园里,他们安静的坐在座位上,一同忍受我要找爸爸妈妈之类话的洗脑,然后像是找到了同类般的相望建立起了革命一般的友谊。

喻文州把图书翻了几页,又翻了几页,老师管不住闹腾的一群小包子,他也要耐不住吵闹的环境。

一只突来的白色纸飞机在空中打了个转,晃晃悠悠的降落在他脑袋上,啪的一声不轻不重,喻文州拿了下来,就听得旁边响起啊我的飞机,抱歉哈他应该挺喜欢你,应该不痛的吧,等话。

男孩单手撑在桌边,另一手伸过去捏在纸飞机的一角,喻文州没松手,或者应该说他没有注意到,他转过头,对上男孩笑着的眼睛

“我叫黄少天。”他笑嘻嘻的,原以为班里就他一个人没有要父母陪同,没想到还有一个,满眼里呈着对喻文州的好奇,“你叫什么。”

“喻文州。”喻文州放开黄少天的飞机,两人交握的手郑重其事的上下晃了,然后抬起头相视会心一笑。


2.
这个春天是很短暂的,他们还没来得及一起看到园里的风兰开花,黄少天曾邀请喻文州去他家,从他的房间窗口往对面瞅,能看见树上一只新做好不久的鸟巢。

也只是曾经,可惜他没能早点去。

喻文州也隐隐约约听妈妈说过新家的事情,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搬家公司派车来的时候,喻文州把早早收拾好的背包交给妈妈,坐上车他扭过头看着他去上幼儿园的林荫小道,每天早上用上不到十分钟的时间他就可以看见从不知道从哪个地方窜出来的黄少天。

以后也不会见到。

喻文州坐在座位上,把视线从窗外收了回来,低下头 。


3.
小孩子忘性都是很大的,再其次从幼儿园长到小六也过了很多年,没长开的小男生脸上依旧富含胶原蛋白,但是模样已经不能和小时候相提并论。

算算时间也差不多六七年,在某所小学里再次相遇的两个人都没有认出对方,名字也仅仅停留在耳熟,在之后想起来这件事的黄少天和喻文州互指对方记忆力多差多差。

但是谁也没想过这久别重逢的好事会变成刀剑场。

在继七年后的春天,他们从刚开学就不对盘。

奇了怪了。


4.
六年级,也是刚开学的时候,黄少天家里人怕他晚到就提前送他来了学校,校园里偶尔匆匆走过人,皮鞋或高跟磕在地上一顿响。

两人间的宿舍,一边床上什么都弄好了,看来这舍友来的挺早,黄少天戳了下自己那边的床板,意外的没有沾上一手指灰,看来已经打扫过了,依照以前每每进来都是灰尘铺天盖地的世界的经验,黄少天下定结论,这肯定不是宿管大妈的善心大发。

“哟……这人,不仅来的早还挺闲,真是个好人。”

黄少天把在家就塞进去的被垫往床上一铺,就这样躺下舒展着,买完东西的喻文州刚推门就看见这一幕,算算他出去又回来的时间,他的眼神变得稍微带了点怀疑。

“那个,床板应该还没干吧……?”

躺成咸鱼的黄少天一脸懵的窜了起来,把垫子一掀,果不其然看到一片湿。

……。

怪谁呢?



6.
其实这只是个开头,事情远远还没结束。

比如在之后的开学考,喻文州因从外省搬过来,两边教材不一出题范围也不尽相同,在这个尽是尖子的班里考了个倒数,黄•同桌•第一•少天一脸嘲讽的叫起了他吊车尾。

然后在下一次就被喻文州夺走了第一的宝座。

上课和后桌的党友聊的欢的黄少天完全没注意老师走过来,喻文州出于好意戳了他手臂提醒着,黄少天不耐烦的转过来叽歪,一抬头就看见老师放大的脸,光荣的被叫出去罚站。

最想吃的限量冰淇凌被喻文州抢先买走,还获得人无辜笑容一个。

班里暗恋挺久的小班花把一张粉红色的小信封塞进了喻文州课桌。

等等,在黄少天看来和喻文州结怨的东西,恩,在黄少天看来,而当事人喻文州不明所以。


7.
谁小时候没和人对骂掐过架,黄少天拍着胸脯保证这些事,他都,做过。

于是他很老套的给了喻文州一封挑战书约在一个很老套的地方——厕所,很老套的约架。

然后在两个人兜兜转转的类似周旋的时候,又插入了一个很老套的剧情,仇家找上门。

黄少天卧槽了一声,捡起地上一个刚掉下的小挂饰,顺手拉着喻文州就跑。

“少天不是说自己打遍天下无敌手吗?”喻文州被人拽着跑路,转过头看了后面几个似乎是隔壁班的男生,抿唇无声的笑。

“刚跟你打完现在没电,笑笑笑笑个什么,等我之后肯定把他们打趴下十个八个的都不成问题,哦对你闭嘴跑!”

不知道该闭嘴跑的人是谁呢?

黄少天骂骂咧咧的看了旁边微笑的少年,确认人可以跟上后放开了手,在要转过一个楼梯口的时候黄少天嗷了一声,蹲下来龇牙咧嘴的看着左脚,“倒了什么霉了……诸事不顺,喻文州你是来报复我的吗??”

“那倒不是,我……”后面的脚步逼近,喻文州把黄少天拉起来后打开了空子教室的门,迅速和人躲进了讲桌里“你说什么……唔?”

喻文州伸手捂住了黄少天的嘴,对着他嘘了一声。

脚步声在窗外走走停停。


8.
最后黄少天是被喻文州扶着回去的,刚开始喻文州提议把他背回去的时候黄少天坚决的拒绝了,还单脚跳着一股我可以你别管我的神情。

然后差点摔趴在地。

喻文州在后面看着没忍住的笑。


9.
晚上躺在床上的黄少天动弹不得,放松下来后痛感就像女生的那啥啥一样如期而至,其实他是个怕疼的人,由于孩子气的逞强心理作祟,这种事黄少天怎么都不肯承认,当看见喻文州抱着个医药箱过了的时候,他第一反映是各种消毒水,各种擦在伤口上刺辣辣的药。

拒绝。黄少天的眼神变得犀利起来。

“把手伸出来,少天。”

黄少天扭过头,一句话也不说。

“……。”

喻文州掀开了被子,然后把黄少天的睡衣袖子卷了上去,往擦伤的地方抹上了双氧水,听见人倒抽一口凉气,说了句喻文州你好烦。

“谁允许你叫我名字了啊,啊好烦一碰见你就倒霉我是不是欠你什么了……等嘶,你轻点!”

“你确实是欠我东西了。”喻文州不咸不淡的说着,黄少天动了动,还是没有转过头来。“不要乱说话,我欠你啥了,钱吗,要的话自己去银行拿……”

“黄少天。”

“啊……啊??”他一句话还没说完,不爽的抬头看看喻文州,却收获了和之前躲在讲桌里一样的感觉。

“我差点就以为你那封信是要邀请我去看之前春天的新鸟巢。”

黄少天瞪大了眼睛,喻文州斜眼看了桌上的剑型小挂饰。


10.
“少天——”

“恩?”

黄少天拿毛巾胡乱擦着脸上的汗水,喻文州看他即使是有水沾湿也依旧翘起的可怜头发于心不忍,伸手帮了他,比赛铃声响了起来,喻文州拍了拍黄少天的肩膀。

“加油。”

“知道了,到时候赢了请我吃东西啊。”

喻文州朝离去的背影挥了挥手,叫嚣着的心情还是没能传达出,他曾经给过自己很多机会,但都以失败告终。

等下次吧,再等等吧。

等到了初三毕业,喻文州发现自己的耐心似乎还能这么等下去。


11.
高中考了一所不算远的学校,喻文州背着大大小小的行李走进宿舍,却发现里面已经被打扫了干净,那个好心的舍友还帮他抹干净了床板的灰尘。

身后的门咯吱一声,喻文州还没回过头跟新舍友打声招呼。

“我说你真是慢啊做什么事都这样,别人等的很辛苦的好不好,喻文州同志?”

“还有,床板没有干,您老的眼神呢,隔壁没有阿轩老徐啊就不要想过去蹭床睡了。”

“跟你睡?”喻文州把被子往床上一放,黄少天撇撇嘴。

“准奏,在这之前来我家,对面的鹊啊燕子什么的说想见见失约的家伙。”

少年对视一笑,一如很久以前他们相遇的那样,不过这次喻文州没有拿着纸飞机,而是张开了手臂,让更大的礼物扑进了他的臂弯。

“我喜欢你。”



我见你像从前一般,眉眼弯弯,笑里是驱散阴霾的阳光。

我喜欢你,现在说也不晚。


END
我要来说废话了,之前的喻黄要删了黑历史不忍看之后找机会重写吧x
还有地方不同教材很有可能不一样的就算再近的也是x!我以前就发生过这种惨案。
写的有点急,之后再改吧[我懒]
不好意思我逼死了强迫症

评论(4)
热度(42)

© 说书人.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