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安=瑞金>嘉金>雷卡。
金中心。安雷不吃,不吃。

想来还是说明一下。
全职黄少天中心。
不吃叶/喻/周/王→黄以外的关于这四攻的cp。乖巧.jpg

[宪深]我家有喵初长成

我其实是all尹深来着,深深怎么这么可爱!我好爱他!
私设居多。
你们不觉得宪行挺像猫的?






自从那次兔子事件后,尹深就再也没提过要养什么小动物,路过宠物店路过庙会的兔子摊连看都没有看一眼。

梵允诺也没有说什么,也全当尹深对毛绒动物的爱降了温。

直到某一天。

囤积的零食就快吃完,尹深翻了翻冰箱没找到喜欢的布丁,最后还是决定跑到不远处的便利店扫荡,谁知他走出去没过太久就下去了雨,哗啦啦的从天上倾下来,流莲擦了擦窗户上的雾气,勉勉强强能看见玻璃外的街景,没有尹深匆匆跑回来的身影。

“喂…我说,尹深出去的时候没带伞吧?”

“那个白痴总会在店里买一把的。”

“那什么允诺,你确定……?”

事实证明,流莲的担心是对的。

敲门声响起的时候梵允诺去开了门,尹深就站在过道里,平常蓬松柔软的白色头发被雨淋的可怜兮兮,还在往下滴着水,他把外套裹紧了,跺着脚喊冷。

“喵——”

梵允诺愣了愣,他刚要出口的白痴被堵了回去,原因是刚刚那一声猫叫。

尹深的外套领口伸出来一只爪子,他把拉链往下拉了些,随后一个小脑袋冒了出来。

“呃…诺诺啊,它是我从路上捡的,可乖了跟着我走的!”

那只黑猫顺着尹深的话再次喵了一声。




“我要养!”

“我不管我就要养小黑!”

尹深这样的表现就像之前抱着糯米滋时候一样,流莲还在给尹深擦干头发,尹深在给黑猫擦干肚子上的毛。

“小黑肯定是流浪猫,你看他都没有挂牌,都跟我回来了就是我的猫了。”

“它身上不脏,而且看起来像品种猫,你去大街上给我捡只种猫回来?怎么看都是别人家养的吧。”

尹深没有说话,把抓起猫的一只肉垫就向梵允诺挥了挥,讨好般的眼神瞅了瞅人。

梵允诺哽了一下,挥挥手决定不管了。

“随你便,被抱回去了可不要哭哦!”

那只黑猫,小黑,就这么留了下来。

不过小黑似乎不怎么喜欢这个名字,每次尹深这么叫他猫都转过身去舔爪子,留个黑色的背影给他,顺滑的尾巴在他面前晃来晃去。





且不说猫本身有多招人喜欢,尹深带回来的那只猫呢毛皮光滑颜色黑亮看着就很漂亮,尹深那个家伙也似乎把养不了小兔子的遗憾与对动物的热爱通通放在了这只猫身上,什么猫窝猫粮三丁包子小鱼干全往家里带,梵允诺收快递烦了就叫流莲收,流莲收烦了尹深出来收 。

供祖宗一样供着。

猫大爷喵了一声,把爪子往地上拍了拍,好像在示意尹深把东西放下。

这猫有点灵啊……?

不仅是这样吧,中饭的时候集体是打算吃外卖的,三个汉子居家技能没点多少,尹深抱着自己的排骨盖浇饭和披萨吃的不亦乐乎,黑猫伸爪子出来勾了他的衣服,尹深回过头一看猫盘子里的一堆猫粮动也没动。

一人一猫对视着。

尹深夹了块排骨递过去,黑猫张口就给叼走了。

“那什么…流莲,猫他吃排骨?”

“不带盐的能吃吧,你给他吃你的饭了?”

随后尽管尹深各种的威逼利诱。

黑猫还是拒绝吃猫粮,然后顺走了尹深的一部分排骨和饭还有披萨。

“尹深你捡的这只猫有点厉害。”

流莲赞叹道。





何止是有点厉害,尹深觉得这猫简直是成精了。

这次有个综艺节目被BH的人抢了,尹深愤愤不平的躺在床上刷着微博,愤愤不平的说着black hart的坏话。

“这个黑心脏真讨厌,总跑过来抢,肯定是嫉妒我们!”

“喵——”

“里面那个叫宪行的好像在哪都能看见他……”

“喵————”

“哼,接受现实吧你是干不过我的,红毛!”

“喵——~”

尹深转过去看着他没说一句就叫一声的猫,那喵的一声富含各种意义,尹深似乎在里面听出来在笑的错觉。

“小黑??”

黑猫再次转过去没有理他。

“你不喜欢这个名字,那叫你什么?大黑?”

黑猫跳上床,看了看尹深的手机,伸爪子点了屏幕上一个人。

尹深打开的是BH的资料,猫点的是宪行。

“对就是他,可讨厌可讨厌了”

“喵。”

黑猫再次叫了一声,可惜智商不上线如尹深,他揉了一把猫的脑袋准备关灯睡觉完全没想到其他方面去,猫盯着他看了一会儿,一爪子糊上了尹深的脸。





尹深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完全没注意到有什么变化,他打了个哈欠然后出了房间门,然后他跟坐在客厅的梵允诺打了声招呼就去了洗手间,也没有注意到梵允诺差点把嘴里的蜂蜜水喷了出来。

随后他抬起头,摸索到牙杯后拿起牙刷给自己的牙齿来了个洗刷刷,又洗了脸各种动作之后他睁开眼睛准备一睹自己的帅颜后。

他看见自己脸上有各种记号笔留下的痕迹,左边一只小乌龟,额头上两个小x,其他的就不说什么了,尹深哀嚎了一声后他冲了出来,猫的尾巴勾着一支黑笔在他面前高傲的举了起来。

“呔!建国以后不许成精,你给本大圣回去!”

就算是这样尹深还是要去排练室的训练的,他去的时候也把猫带了过去,被队友戏称成猫人一体,他把猫放在了一边,随着音乐跳的起劲,小黑在一边看着,流莲看着猫的尾巴一上一下,然后又仔细的听了这首练习曲。

喵的,这猫在打节拍。

黑猫扒拉出尹深放在运动包里的手机,解开了密码之后在上面划来划去,在一边看着全过程的流莲又回头看了看尹深,心想这猫该不是妖精吧。

猫也抬头看了尹深,扒拉了下一瓶矿泉水,喵了一声像是在笑。





是个人都能看的出来就一天半的时间尹深对这猫是越来越上心,瞅瞅他和猫的亲密样,睡觉一起吃饭一起猫不在就叫唤半天,这是养了个爸爸还是娶了个媳妇。

“深深,你不觉得这猫很灵气吗?感觉就像个人一样”

“我也这么觉得……”尹深晃了晃脑袋,然后一本正经的看着流莲对他说,“可是他不会像海螺姑娘一样给我洗衣做饭啊!”

旁边的猫好像翻了个白眼。





在fly通告各种接的时候,BH倒是安静了好久,感觉就像全员去度假了一样。

尹深录完综艺后回到公寓里,流莲还在拍戏没回来,梵允诺被公司拉去给新人歌手做指导,诺大个房间里就他一个人,还有一只猫。

他呢,毛毛躁躁的,说话也是傻到没边,尹深他看起来没心没肺,其实是个怕寂寞的小鬼,喜欢和大家呆在一起,一个人在的时候还会在床上缩成一团,就像只幼兽。

他把灯关了,留了台橘黄色的小台灯暖融融的亮着,尹深缩在床上,小黑趴在他的脸侧,睁着黑色的猫眼不动声色的看着他。

“小黑啊你会不会说话啊?”

“哦…你应该是不会说的,你要会说那还了得。”

“可是我想找人说话啊,你看看他们两个,现在还不回来。”

“小黑——”

猫喵的喊了声,把爪子搭在了尹深伸过来的手上。

“你还真聪明啊有人教过你吗,撞头会不会?”

黑猫起来,过去,把脑袋抵在尹深额头上轻轻碰了碰
“真聪明,来小黑亲一个——”

“喵——”

小黑眨着圆溜的眼睛。

他再次喵了声,床头的灯好像被黑猫的尾巴按灭了,尹深眼前突然间暗了下来,月光打在黑猫身上其实也看不太清,更别说这只猫还是黑瞳。

尹深不记得他有没有喊小黑的名字,他只感觉自己的嘴唇好像触碰到毛茸茸又柔软的东西。

是一个吻落在了他嘴唇上。





“完了我感觉我在和一只猫谈恋爱……”

尹深把这条微博发出去后看了看床上的小黑,手机传来的滴滴滴的提示音他也没有管,抱着个熊玩偶就躺在了一边。

这都不是性取向的问题了,跨越物种什么的也不是不可以……呸呸呸。

黑猫的尾巴绕了过来,然后缠在了尹深的手上。

刚在强迫自己冷静的尹深又像浑身打了鸡血一样,抱着刚睡着的猫嗷嗷的嚎小黑我好喜欢你啊!

小黑拍了拍尹深的脑袋。





就这么平静的几天过去,小黑不见了。

尹深翻箱倒柜的找那一抹黑色的身影,就是没看见那只成了精的小猫。

“那什么……尹深,深深……”

“别理我,我想静静”

流莲和梵允诺还是推开门出去了,尹深趴在床上翻看之前拍的小猫照片。

微信上有个人给他发来一条消息,叫他下楼一趟,配图是他之前给小黑挂上的猫铃铛。

我的小黑被绑架了!尹深脑子突然冒出这一句话,他窜下床去直奔大门,然后又摇了摇头,想说不定是别人捡到的呢。

尹深到楼下,他没看见小黑,倒是看见了个熟悉的人。

那个人见到他第一句就说。

“我不是小黑。”

“这个口味的猫粮不好吃,排骨盖浇饭倒是挺好吃的。”

“等等……黑心脏的人你说什么?你当然不是小黑啦你……咦?”

那个人满脸笑意的看着他,嘴角的弧度就像猫一样勾起,这个笑实在是有点像猫,或者说像他们家小黑。

“我在你脸上画了涂鸦,左边脸颊小乌龟,额头还有记号xx”

“你上次跳舞有个节拍没跟上,后来你跳了这段好几遍”

尹深分析了一下在他们家和公司放摄像头的几率,那个人向他走近了。

“我不叫小黑,我是宪行。”

尹深看见宪行凑到他面前,一双漆黑的眸子盯着自己,他脖子上挂着之前的猫铃铛,叮铃叮铃的声音很好听。

尹深觉得心里好像打错了节拍。

宪行眯着眼睛一脸无辜的模样。

“亲都亲过了,你还说你喜欢我,不能这么抵赖吧?”

尹深迷迷糊糊的点了头。







宪行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在户外,而且视角不太一样,怎么说呢,就像世界高了一倍还要多一样。

他感觉地上挺冷的,爬起来的时候没感觉疼痛,估计也不是被绑架的,难不成是梦游?太可怕了梦游出来睡觉的,估计是最近太累了……

他看了看自己的手。

恩手……变成了毛茸茸的爪子,,宪行揉了眼睛觉得自己还在做梦,准备趴回去再睡一觉醒来说不定就在酒店了他还和BH的人呆在一起。

可惜天有不测风云,雨下了起来。

宪行四处躲,然后撞到一个人的腿,他抬头一看——尹深那张脸就撞进他的眼瞳里。

喵————

宪行扒上尹深的裤腿,尹深把他抱了起来,还提着两袋零食匆匆向前跑去。



这大概是魔法,宪行觉得。

他原先就对这个人挺感兴趣的。



现在。

现在他更喜欢尹深了。






奇奇怪怪的END

评论(2)
热度(133)
  1. State说书人. 转载了此文字

© 说书人. | Powered by LOFTER